首页>人文财经>澳门网上赌博平台

伯温的放达与郁结

来源:中国财经报 发布时间:2019-01-02

  孤岛

  最早知道刘基,是因为他的《卖柑者言》一文,“金玉其外,败絮其中”,从柑橘影射人的哲理。后来知道刘基就是刘伯温,我的浙江老乡,生活在元末明初,一个大才,不仅能经纬文章,而且能经纬天地。

  古往今来,能兼备二经纬者凤毛麟角。

  开创明朝的朱元璋称刘伯温是他身边的诸葛亮、张子房,是他的半壁江山。是的,可以说,没有岳父郭子兴元帅,就没有朱元璋新的人生;没有朱升、徐达、常遇春等文臣武将,就没有朱元璋的六分天下——北方的元朝、红巾军首领韩林儿和刘福通、长江上游并拥有南方的陈友谅、长江下游苏杭的张士诚、朱元璋自己、东南海上霸王方国珍;而没有刘伯温,朱元璋就不能六六归一,一统天下。

  刘伯温是文豪,却放眼天下,胸藏救世韬略。对外,他心智放达,敢提出最先攻击大陆南方实力最强、野心最大、杀主自立的陈友谅之战略,并最终让胆怯的朱元璋在新的事实面前接受,并运用“诱敌深入,埋伏痛击”和“火攻”陈友谅大船两大重要战术,最终拿下了不可一世的陈友谅。同时,他气盖九州,仅回家省亲一趟,就顺便降服了海上流窜战斗的“海上霸王”方国珍。对内,刘伯温特立独行,让朱元璋脱离红巾军领袖“小明王”韩林儿自立门户,以“大明”的国号来招揽天下义士,获取更大民心;第二,刘伯温提前识破朱元璋手下的背叛阴谋,拯救了朱元璋的性命。

  这就是刘伯温先生言行放达的一面——达,以济天下。

  朱元璋打到浙江后,从浙东请到了“四个名士”:刘基、宋濂、叶琛、章溢。

  刘伯温内心的郁结,从出山时就出现了,朱元璋派人到浙东邀请“四先生”加盟,宋濂、叶琛、章溢先后奔赴朱元璋阵营,唯留刘伯温不动。他进退两难,自己曾是从元朝科举中脱颖而出的文人,还当过元朝的厅官(虽然最后被迫归隐),该不该投入反元农民起义军的阵营?此为一。其二,如果轻易地前去,自然被朱元璋看轻。其三,朱元璋此人是不是真命天子,可辅佐为帝否?如果是,他将来是暴君、庸君、明君,还是圣君?如果不去,会不会因此招来杀身之祸,甚至给自己和整个家族带了灭顶之灾?

  所以,朱元璋派出得力干将第一次请,他不动,二次请,他仍不动,到第三次,他才勉强带着郁结的心情前往——他知道,他是等不到朱元璋元帅亲自登门邀他出山的那个日子啦。

  到了应天府,朱元璋召见了“四先生”,并任命了宋濂、叶琛、章溢三人,独撂下刘伯温没被安排任何官职,朱元璋只称他“先生”。说是闲人吧,朱元璋表面上又对刘伯温最为敬重。

  在一个军人政权里,刘伯温没有任何实权却得到一把手最高的礼节尊重,像个外宾似的,怎么不令刘伯温尴尬不已?姜子牙、管仲、诸葛亮等人,被亲请出山后,由一把手亲自筑台拜相或亲封“军师”,享受着高待遇,行使着宰相、军师的权力。而刘伯温受邀加盟后,只是一个“先生”而已。李善长及其淮西帮成员,却掌握着朱元璋手下的实权,掌握着实权,甘心当朱元璋彻头彻尾的手下,却得不到朱元璋的最高尊重。淮西帮在看轻刘伯温之余,自然还有羡慕妒忌恨……这种尴尬的地位,日夜纠结在刘伯温这个有经天纬地之才者的心里。

  作为一位兼俱大才大德者,他当然一直想出山拯世救民、济度苍生,如孟子所说的那样“内圣外王”。但是,他出山后,却只能当一个“先生”,这个“先生”却没有先前在家当先生的自由、闲适和悠然,无权却要随时出谋划策,要看朱元璋的脸色,要顾及复杂的团体关系,最终,还不能为了严酷的现实而失却了自己心中的道义理想。

  陷于尴尬的处境,刘伯温心存退心,但每一次归隐都不如愿。就像他每一次出山不如愿一样。每一次归隐,不是不被允许,就是刚刚归隐,就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被召回朝廷,到了朝廷却又被撂在一边。

  明朝初创,文秘李善长谋略与人格远不如刘伯温,却不仅当了左宰相(右宰相为徐达),而且爵位也与徐达等人一起被封为“王”,而在朱元璋争夺天下过程中,才德最高、最有功绩的刘伯温却只当了最得罪人的弹劾官“御史中丞”,而爵位却只被封了一个“伯”,爵位和俸禄最低。

  据历史记载,明朝洪武三年,朱元璋一共分封了36位爵,依次是“公、侯、伯”,其中6位公爵、28位侯爵、2位伯爵。刘基被排到了36位,是这么多人中排名最尾的一位。朱元璋觉得刘伯温打心眼里看不起他,就借封官定爵之机,杀杀刘伯温的锐气,降服刘伯温圣雄之心。

  平庸的李善长因为愿意当奴才,年薪与徐达两人高达4000石,其他公爵分别是两三千石,侯爵们年薪也都在1500石左右,到了伯爵就一下大降,忠勤伯汪广洋的每年俸禄只有360石,最少的是排在最后一位的诚意伯刘基,只有240石,还不及李善长、徐达二人的十分之一。更可怕的是后来,朱元璋听信谗言,还剥夺了刘伯温的这微薄俸禄。

  朱元璋对刘伯温又敬又恨,又用又怕。他知道刘伯温才高、品高,但同时也觉得他孤傲,不是自己一路人。他们之间有巨大的隔膜和差异,就故意轻视、疏远刘伯温。而刘伯温觉得朱元璋虽有爱民之心,却缺少起码的慈悲心,是一个十分狠毒、动不动就杀人的帝王,他不愿意离朱元璋太近,曾多次想离开朱元璋,但“普天之下,莫非王土”,没有地方能躲过朱元璋派去的杀手,只好忍声吞气,过着小心翼翼的郁结日子。

  这就是一代圣雄刘伯温的入世悲情。

  其实啊,在朱元璋这样一个多疑的杀伐暴君手下共事,没有谁能过得安然自得,不说该死的贪官被剥皮塞草做成活人标本,或做成人皮鼓挂在城外,就是那些开创明朝基业的功臣,虽然享受了至高的权利和一时俸禄,也最终一个个被朱元璋赐死,有的被灭九族。

  比较而言,刘伯温的死还是好的,活到了65岁,虽受胡惟庸毒害病死,也基本上算是得到善终。

  放达的刘伯温本来可以活得更自由潇洒,可以为国为民做出更多壮丽益事,最终却郁郁病死。错就错在刘伯温没有遇上明君和圣君,没赶上一个好的时代。何况,伯温又是生活在那个“崖山之后无中国”之汉文明出现回光返照的朝代——明朝。

  但伯温的功德不灭,精神尚存。在他死后139年,明朝第十一位皇帝明武宗于公元1514年,下了一道新的诰令,赞他“渡江策士无双,开国文臣第一”、“学为帝师,才称王佐”,并给他追封“太师”,谥号“文成”。

  这,与刘伯温本人已经没有什么关系了。

  有关系的是,最终成就了一个文成县,“文成”留有伯温先生的故居和刘基庙。

  (孤岛,本名李泽生,著名作家,中国游记名家联盟副主席,中国西部散文学会副主席,著有多部作品。)

0
相关推荐 >

中国财经报微信

×

国家PPP微信

×